厲害

在電話中的你,口窒窒的,
因為你激動得說不出話來。因為你認為,這是天理不容之事。

我從來不知你和那位傳道有這麼大的「仇口」,
聽見你的一句:「我唔知點解咁嘅人都可以做牧師」,說真,我的心真的很難過。
真的,是甚麼經歷,甚麼恩怨,讓你說出這樣的話?
還是,你是替另一個而不值?

我以為我認識他們,但我越來越懷疑,為甚麼我對他們的了解,和你們對他們的看法,有這麼大的分別?
真的,他得按牧就是「撒旦攻擊」、就是「私相授受」?
而另一個不成,就是因為他忠直,誠實無偽(=不識時務)?

我只能說「不要看表面」。不過我想,很多人今天是真的盲了。
人人都只顧看自己歡喜見到的事,瘋狂地要將所謂「毒瘤」除之而後快,沒有人再想想事情的底蘊。

當有一天,你發覺,所擁護的,一直另有圖謀;所恨的,又原來是為著你的好處而甘願成為眾矢之的…

噢,不過對你們來說,這是多麼的不可能。

明明就是黑白分明,明明就是忠奸立見:一個謙謙有禮,又良善,又忠心;
而那邊卻是餓死羊的惡僕,沒有領導,不懂牧養…
噢,還有那句「獨攬大權」!

我不知還可以說甚麼。我替你們著急,也替你們悲哀。悲哀你們恨那本不該恨,又擁那不值得擁的。

悲哀你們,看不見,背後彷彿「替天行道」,那些始作俑者的厲害。

「瞎子豈能領瞎子,兩個人不是都要掉在坑裡嗎?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