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襟

說了。

身體,隨即好像真的輕了起來。

你們也真要,為你們的牧者有如此的胸襟而感恩。

能說這些話,還能給予這些提議,並不是必然的:

多等一個半月吧。

到時,再看看其他人的反應,會否同意牧者的安排。

Advertisements

你在哪裡?

一些牧羊犬覺得牧羊人挑選牧羊犬的方式,存在利益衝突,說應禁止受聘的牧羊人在挑選牧羊犬一事上作決定。
並且一直說,這是為防範於未然。
於是,其他牧羊犬和牧羊人都參與討論,怎樣可以「防範於未然」。

殊不知,防範於未然是假的,一些牧羊犬要表達對某些牧羊人現存的不滿,才是真的。
參與討論的牧童不得不出聲,因為實有被騙之感。

要借別人之手,清理門戶,是羊圈內不可能接受的手段。

牧羊犬和牧人的破裂關係不去處理,那就算給你一個完美的制度,也是沒有用的。
何況這個完美的制度根本不存在,就算存在,也不合乎牧場的原則。

用制度和行政權來解決私人恩怨,
既愚蠢、又可惡。

大牧人呀,你在哪裡?

天經地義

既然是真理,就不需再常常道歉連連、欲言又止的不好意思。

在受眾面前,顧左右而言他,只會引來更多的誤解,
明明沒事也變有事。

天經地義之事,
就算真的會引起少數人的誤會,
管它罷!

這是在其位,謀其事的——
承擔。

其實,
你(們)怕甚麼?

怕別人以為你貪錢?是為自己?
既然問心無愧,磊落光明,

就算再多的誤會,
都不是你的問題。

膽怯和謹慎有時真的不易分辨。

卻是不能不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