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段

突然收到一名執事的電郵,說當他看見教會的聖誕慶祝宣傳短片,用了X’mas 而不是Christmas作抬頭,教他如何失望—教會為何也用「X先生」來取代了主耶穌云云…

先不說 X’mas中的”X”並不是甚麼所謂的「X先生」,而是希臘字母Chi的寫法,亦則是Christ中的”Ch”,所以根本不存在「用X先生取代了主耶穌」的荒謬…

叫我最火滾的是這封email是寫給我,再Cc給我的主任牧師!對不起,這只叫我想起過去打工時所見識過的手段:我不妥你,我就寫封不滿信給你,再加個Cc給你上司,看你怕不怕這個「下馬威 」—你老細無面之餘,也好知我對你有多不滿!

我也打過工,當然也識玩這樣的辦公室遊戲。但教我真的失望是,為何這樣的死橋,會用在教會同工之內?

我可以原諒你的孤陋寡聞,拿著一些misinformation而攪到自己一肚氣,卻不知道最無知的其實是自己。但對不起,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手段,不論你怎樣以為自己站在真理的一方。

真的,就算你啱晒,到最後,

也是錯的。

Technorati Tags:

Advertisements

講道

牧人剛召牧童入房密斟,內容主要是有聲音從會眾傳到長老中,批評教會五個牧者其中四個的講道。當然,「過長」是預期的,另外還有,「太文奏奏」、「不同會眾的語言」、「沒有牧養」之類。

坦白說,我沒有甚麼大的反應。不過我倒有一些「即係點?」的感覺:

尤其那句 「不同會眾的語言」,我的解讀是「講道的人用的說話方式,不能被聽道之人明白」。但問題就是這裡:被批評的四個牧者講道的方式全不相同,從全依講章直說,到俗不可耐的說話也有。如此四個牧者加起來是應該迎合了很不同的人的「胃口」,怎可能批評我們以「不同會眾的語言」講道?

我的無奈是,這是叫我改成「俗不可耐 」?還是繼續「依書直說」?還是兩者都是「不同會眾的語言」?

那麼「會眾的語言」又是甚麼?

連方向也沒有的批評,先不說是否合理,不如問,批評者是否知道自己在說甚麼?

另外,「沒有牧養」是說四人講道幫不到批評的人。這我倒有個想法:我們是否應該做張「回應表」去收集每次講道,會眾對講道能否「幫助」的評分?然後收集起來,算出個平均分來,高個50%就是「幫到」,反之就「幫唔到」?

No,我不是sarcastic,我問的是怎樣定一篇講章「幫到/幫唔到」?噢,不成!我們還要以同一篇講章作定期(例:每季一次)的調查,需知道,今天幫不到,可能兩個月後幫到?或者九個月?兩年?十年?

30分鐘?好,一言為定。其他?對不起,我連怎樣可以幫到你,我也不知道。

Technorati Tags: